關於部落格
分享分析分擔 請以最純真來看待我們* 我有特別視訊喔*
  • 2828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恐龍周記三:愛我,請餵我甜言蜜語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我還記得,戴隱形眼鏡一直會過敏的我,在那段試了又試,終於
絕望放棄的日子裡,是如何的鬱鬱寡歡和不開心。
  「為什麼別人都可以戴,就是我不行。」我搥胸頓足。
  「何必折磨自己的眼睛?妳可以戴眼鏡。」恐龍用無法理解的表情看著我。
  「我戴眼睛好醜,你說我像老姑婆。」
  「我哪裡有說過這種話?我是說妳戴眼鏡很有氣質,像高中老師。」
  「反正就是『老』就對了。」
  「看著我的眼睛!」恐龍突然將我用力扳向他刷一下,摘掉他像兩粒鹹蛋的復古眼鏡

  他故意擠眉弄眼:「妳看不戴眼鏡時,像不像賣魚的?」我忍住笑,因為真的有點像

  然後,他又將眼鏡戴回去,一付正經八百的樣子:「妳看我,戴眼鏡後,像不像‧‧
‧‧‧‧」他故意頓了一下,清清喉嚨,整整衣領。
  「像不像賣豬肉的?」他接著說。
  我被逗得哭笑不得:「你這是什麼跟什麼嘛?」
  「我的意思是說,妳看妳,戴上眼鏡是高中老師,摘下眼鏡後是大美女,還有什麼好
不滿足的嘛。哪有些人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恐龍一臉無奈的表情。
  其實,我心知肚明,戴眼鏡後我看起來不是什麼高中老師,不戴眼鏡時,也稱不上是
什麼大美女。但是,恐龍這一個『滅自己威風長他人志氣』的甜言蜜語,卻讓我慢慢克服
了戴眼鏡的心理障礙。
  不過,甜言蜜語也有優劣之分。品質較高的甜言蜜語,明明知道是謊言,日後讓人想
起還是會忍不住偷笑,甜味久久不散。而一味奉承、品質較劣的甜言蜜語,則『畫虎不成
反類犬』,這顆糖吃了不如不吃。
  我和恐龍之間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為了表示要永久套牢對方的決心,凡是我們彼此
手上長期配戴的東西,均是出自彼此的贈送。從手錶、戒指到手鏈都不例外。
  但是,東西總有用壞的時候,有一次我的手鏈斷了,又是到了該補貨的時候。
  走進街邊賣銀飾的小舖。
  依照慣例,我低頭拼命挑選著。而將手插在褲袋的恐龍,就杵在一大群嘰嘰喳喳挑選
首飾的女生間。然後,我的手會隨時越過三、四個人頭,遞一條手鏈到他面前:「好不好
看?」然後,他就等著傻笑、苦笑、點頭或搖頭。
  人群早就散了,我們才終於挑到一條雙方滿意的手鏈。
  一邊包裝的老闆娘與一邊掏錢的恐龍閒聊著:「她是你女朋友呀。蠻有氣質的。」
  「哪有,妳不嫌棄啦。」恐龍笑咪咪地說。
  「我可不是因為你們買我的東西才諂媚的喲。如果要諂媚的話,我大可以說你女朋友
漂亮,但是,我只是說她很有氣質‧‧‧‧‧‧」老闆娘欲蓋彌彰。
  恐龍繼續用『妳過獎了』的表情對老闆娘友善地笑著。
  走出店裡,恐龍要為我戴上手鏈,才終於發現,女友一臉烏雲密佈。
  「妳‧‧‧‧‧‧妳怎麼啦?」
  「我不喜歡別人說我有氣質,我喜歡別人說我漂亮。早知道就不跟她買手鏈了。」我
小鼻子小眼睛地說。
  「‧‧‧‧‧‧」恐龍默默地為我戴上手鏈。我的話,好像給了他某種啟發。
  吃晚飯的時候,在浪漫幽暗的燈光下,恐龍突然深情款款地盯著狂啃著小牛排的我。
 
  「幹嘛這樣瞪著我?想來一塊嗎?」我將叉子上帶筋的牛肉遞到他的鼻子前。
  「看妳都快十年了,不知道為什麼,妳真是愈看愈漂亮。」
  這時,像是有一千朵玫瑰嗶嗶啵啵瞬間齊放在我的周圍一樣。我不好意思地抹抹嘴,
眨眨眼睛,對他露出一個『哪有,是你不嫌棄啦』的甜美笑容。
  為了加強自己的真誠,接著,恐龍慎重其事地握住了我的雙手:「妳千萬別把老闆娘
的話放在心上,妳真的一點氣質也沒有。」
  「你、說、什、麼!」甩開恐龍的手「妳‧‧‧‧‧‧妳怎麼啦?」我對他怒目而視。
  「妳‧‧‧‧‧‧妳剛剛不是說,妳喜歡別人說妳漂亮,不喜歡別人說妳有氣質嗎?

  「‧‧‧‧‧‧」我不知該是悲是喜。
  儘管情人的甜言蜜語難免良莠不齊。不過,不可否認,長期服用甜言蜜語後,對那股
神奇的滋味我早已無法自拔地上了癮。因為,它讓我在情人面前覺得自己永遠是最美好而
且獨一無二的。
  女人喜歡甜言蜜語,而男人呢?我一直以為服用甜言蜜語是女人的專利,而理性、冷
靜,強調以智慧取勝的男人是不吃這一套的。沒有想到‧‧‧‧‧‧
  每次逛百貨公司時,我和恐龍一定會衝到玩具部,看看有什麼新上市的玩具。
  「Kitty貓打扮成小護士的樣子好賢慧可愛,真像妳。」整個人幾乎趴在玻璃櫥窗上
的恐龍說。
  「你看!酷企鵝嘴巴下垂、眼睛翻白眼、一臉灰頭土臉的樣子,跟你才像哩。」我像
發現新大陸一樣。
  「‧‧‧‧‧‧」恐龍對我苦笑了一下,嘆了一口氣,欲言又止。
  當我們兩人走進速食店,共同站在麥當勞的卡通壁畫前,我靈感一來,腦中突然閃出
一個問題。
  「如果要選一個麥當勞家族的人物當你的鄰居,你會選誰?」
  「大鳥姐姐吧,因為我覺得她很善解人意,就跟妳一樣。」
  「我還以為你會選漢堡神偷哩。」
  「為什麼?」
  「因為你們兩個人看起來簡直就像兄弟一樣,個性一定很合。哈哈哈!」我以為自己
很幽默。
  「我想,以後我們兩個還是少走在一起好了。」恐龍一臉酷企鵝地說。
  「為什麼?」
  「因為妳老是讓我覺得,我看起來很糟糕。和妳走在一起,一定很不搭調。」
  「你‧‧‧‧‧‧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我開始覺得,自己不經意的玩笑話,長
期累積下來,其實是很傷人。
  「妳能想像Hello Kitty的男朋友是漢堡神偷嗎?這樣不是白白糟蹋了Kitty貓?」恐
龍義正詞嚴。
  雖然他的玩笑性質大過於生氣。但是細想起來,我突然發現,過去的日子裡,自己好
像一直在情人的甜言蜜語中陶陶然著,平時卻很吝於回饋。
  誰會想和一個讓自己愈來愈沒信心的情人長相廝守?回想從前,我開始痛定思痛,檢
討自己。
  有一次約會的時候,恐龍穿了一件咖啡色的襯衫,卻配了一條黑色的皮帶。
  「你今天穿這樣好帥!」
  ﹝其實兩者顏色根本不搭。一向以幫男友打點行頭為榮的我已經快要崩潰了。﹞
  「是嗎?」恐龍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不過,繫我上次幫你買的那一條咖啡色皮帶會更好看。唉,算了!算了!你還是這
樣穿就好了。」
  「到底是什麼意思?」恐龍一頭霧水。
  「因為你已經夠帥啦,如果再更帥的話,哪天女生把你追跑了,我不就虧大了。」
  「妳少來了!」恐龍有些臉紅的推了我一下。
  後來,每當他穿咖啡色的襯衫時,一定會記得配我送他的那條咖啡色皮帶。
  原來,甜言蜜語不只能讓情人芳心大悅,更能成為溝通時的良性潤滑劑。後來,我更
發現,還有一種甜言蜜語,潛移默化間,甚至還可以增強自己在對方心中的百分比。
  「下輩子我一定要作女人。」有一次恐龍突然抓著我說。
  「而且,要作就要作像妳一樣的女人。」他的語氣十分堅定。
  「為什麼?」
  ﹝一定是因為我在他眼中是最聰明、最甜美、最善解人意的女人。我明知故問。﹞
  「因為,妳有一個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啊。」恐龍遞給我一個明知故問的表情。
  「‧‧‧‧‧‧」我勉強自己露出為自己感到驕傲的微笑。心中驚嘆著甜言蜜語的迴
旋力。
  我26歲,我很平凡,並不美麗。
  因為長期服用情人的甜言蜜語,我覺得自己在慢慢蛻變,愈來愈有自信,愈來愈有魅
力。為了讓我的情人感受到和我一起是最獨一無二、是最完美無缺的,我也學會了按時餵
食他甜言蜜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